遥望荷坊

发布时间:2020-01-01

从严格意义上说,荷坊应该是我父亲的故乡。因▧为我自小就在外地长大,只是有十年左右的︼︽︾光景,我每年都随父亲回去几天探望孤守家中老祖母。几年前祖母去世后,我便再也没有回过荷坊。但人们总是习惯地把我与我的父亲联系在一起当作荷坊人,讲得多了,连我自己也深信不疑了。

荷坊其实是一个极小的自然村,大概只有十来户人家,在我的记忆中々,荷坊这个小山村,总有那么长的山路那么难行,让我每次归来都是一次体力和毅力的检验,走在这绵长的小路上,童年的我总是一遍又一遍地询问父亲,快到了吗,快到了吧。树却是多的不得了,把整个山路罩得阴气森森,除了予童年的我恐惧外,当时应该不会有太多的激情。山涧永远是那么透亮,走乏了,随处掬一捧泉水都能很好地解渴。即使在大雨滂沱的季节,这里∕的山涧溪水也不会有些许的发黄。虽然乡人的房舍萎琐,卫生极差,但还宽敞透气,于古旧之中≡透出一种沉实。

荷坊多油荼树,在每年的冬季,雪白的茶花遍开,像是落雪,蜜蜂忙忙碌碌穿飞期间。嘤嘤嗡嗡的,好不热闹,我喜欢摘枝铁芒箕,抽了芯当作吸管,学作蜜蜂吮吸花蜜。▬这件事情本身也正像一只蜜蜂,经常扑进我的记忆中,是δ我寒碜童年的一件装饰品в。茶籽油和茶花蜜都是山里的珍品,但茶籽油略带苦味,并以它独有的苦涩濡养了我的乡亲,乡人祖祖辈辈食用茶籽油,使他们得以在艰苦的岁月中不断延续。

荷坊〾的冬季特别的寒冷,乡亲们总是抱着火笼取暖的情形,我至今不能忘怀。而在夜里,用松明照明,却让我感受到这夜的沉重。注视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乡村,我常会Υ产生一种古怪的念头。我想如果,当初我的祖先不从遥远的北方辗转迁徙至此,那么我的乡村又会怎么样呢?

¤

从族谱记载我了解到我的先祖世居太原,九百多年前,怀抱着生存的渴望,被一*种声音召唤着,牵引着。不知走了多少岁月,不管经历多少磨难,衣Ч衫褴褛,扶老携幼,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就是一直向南走,离家乡愈远愈好。有一天,他们来到了一片密林前,再走不动了,先祖们疲惫地倒在这片宽广的土地上,仰望天空,那时天空是那么明净,太阳是那么温和,泉水是那么清亮,先祖似乎听到了⊥来自上天的ζ声音,不用走了,留下来吧。先祖诚惶诚恐地跪下叩头谢过,从怀中取出从北方家乡带来的泥〦土抛撒向天空,于是我的祖先就这样定居下来,他们远离了城市,远离了战火,在这被视为蛮荒的土地上开山垦地繁衍生息,一直流传到今。

我的荷坊在几百年的↕风雨飘摇之中,从童年走向壮年并一直⊕向暮年走去。荷坊在为自己的美丽和纯净机而自豪,同时也为自己的贫困和浅薄而羞愧。尽管有许多人从这里走向城市,尽管也╫有一些人从城里来到这里,这里的☠变化仍只是悄然的,不ↁ知不觉的,缓缓进行的。

然而,我却怀着感受激的心情☏注视着我的荷坊,我的乡村。是的,对于我来说,荷坊绝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道摇曳的生命风景,是我的来处,是我的生命之根。

小时候的我想回一趟荷坊不知道有多么不方便Ⅶ,班车根本就不通,即便搭乘了过路车,也还要走上几十里的└山路。为消除旅途的寂寞和劳累,我多次在回荷坊的漫漫山道上辛苦地跋涉时,愉快地聆听父亲向我讲述荷$坊的故事。在久远以前,Ъ荷坊人丁很兴旺,房屋ぁ连成了一大片,根本不像如今这样寥落的样子。那时对外交通主要靠肩挑,如果距大河不远,那一定会成为繁华的通道。而荷坊恰恰正是与当时的水运中心沙芜塘不远,因此荷坊便♂有了她繁华的历史。期间这里走过多少商旅,住过了多少赶考的学子,演绎了多少人间悲喜剧,只有问脚下这绵长的卵石路了。当安砂水电站筑起了那高高的堤坝,荷坊昔日的繁华很快被一种宁静代替,更由于水路已不↘再是重要的通道,荷坊从此黯然失色,告别了她往日的喧闹,逐渐走向没落。一年之中,很少有人会光临,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死角,不是没法子只能居住在此或如父亲及我〆曾经对荷坊有着切肤感受的人,是很少念及这个小山村的。我曾经的乡村与现在这般模样的反差是多么的巨大!我不知道乡亲们在不得不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的时候,心情是否也如我一样沉重?

但我仍然非常愿意过多地讲述我的荷坊,向我的妻子,向我的女儿以及向我的朋友和同事们,哪怕她现在还非常穷困潦倒。当我艰苦地辗转奔波各地忙碌于生计,我渐渐明白乡村的真正含意♣,才理解了父亲对荷坊生活的满足和感激之情,才懂得荷坊对于我一生的将意味着什么。因此,无论是驻立在闪烁着霓虹灯的城市街边,还是在弥漫着家庭温馨的钢铁蜗居里,我都会偶尔念起我的荷坊,真切⿸地感受到荷坊的存在。是的,在我每一次梦回故里,总是我曾经生℡活过的那个乡村┒,我的荷坊,梦见的总是婶婆姑嫂灿烂的笑脸和执拗地劝我吃菜喝酒的情景。

置身在冷漠$的城市里令我常∠?常想念起我那热情的荷坊¤,想起那种人与人之间不设防的友善,邻人之间的亲情友爱。这些年来,我愈发想念起荷坊悠┖闲的乡村风景,然而,我似乎只能远远地注视,|︴()〔〕尽管过去一年当中我总会回去几天,尽管荷坊的乡音听起来仍是那么亲切耳熟,但我却与荷ⓥ坊日渐疏离,我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乡音了。我怕是找不着自己的根了,日日在荷坊之外徘徊,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呀!

当今人们越来越想往自然宁静和充满♦生机※活力的乡野气息时,我倒更希望╩我的荷坊不要与城市继续走远。什么时候,城市也来关怀我那渴望得到帮助的荷坊呢?

╬ ▨

热门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