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情

发布时间:2020-01-01

想知道身边那些朋友对你的好是真的好?办法⿵很简单,只需在大雨倾盆的时候给他们分别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

我喜欢下雨天,从小就喜欢。

在还没上学之前,每逢雨天,祖母就不再往果园田地里θ跑,只站在家门口望着雨水轻轻叹息一声,然后就☺☻默默回房取了破旧的衣裳靠坐在老房子后门边缝补起来。

那时候的我喜欢穿着└长及膝盖的厚重塑胶雨鞋,打着长柄的大伞在家中的庭院▨里游荡。雨滴打到伞上,发出一种“嗒啦,嗒啦&ωrdquo;的奇妙声音",我喜欢听那种声音。

庭院中摆放着祖父的盆栽,五六盆不同种类的花,在雨的滋润下显得格外地楚楚可怜。那时尚且▫年幼的我不知道花需要雨水的灌溉,只一心觉得雨水会将花给淹死,所以会将自己的伞分给花儿一半。但伞面能遮挡到的地方尚◇且有限,为此我还不ⓔ止一次地问祖父说我们要不Ⅵ要将花给搬到屋子里避雨。

当然▉,我的祖父不会回答我那么愚蠢的问题。所以没有得到任何回答的我仍旧会在下雨天穿着雨鞋打着伞走在庭院里,并且会将自己的伞分给花儿一半,不能一次性遮完几个花盆,只能左右移着脚步,轮流为其遮雨。

我不会跑远,从来只会在房子中间的小庭院里转悠,因为那时候,祖母每隔半小时左右就会唤一遍我的名字,为的是让我ì给她穿针线。

老人家上了年纪眼力渐衰,尚还年幼的我唯一能帮的忙就是替*她穿针线。长长的线传入细μ细的针孔,连↕接起来的У是祖孙两辈人的心。

那是只有在下雨天才能体会到的感觉。

上小学后,孩子们都会背上重重的书包。那时候的家乡还没有普及短柄的折叠伞,所以┚░很多时候孩子们都会因为嫌麻烦而不会带伞去学校。

所以小学时期的我没少淋雨。

其实那时候淋的雨大部分都是冤枉雨,本来没必要淋雨的,因为总会有人给送伞。

通常情况下,孩子们冒雨跑到半路的巷子里时总会逢着前来送伞的大人们┌。

记忆中,那条巷子很长,光⊥线似乎总是暗暗的,巷子两边都是老旧的房子,有的是瓦房,有的是单层的平房,长满绿色青苔的墙角,长着长长青草的墙头…&h☉ellip;

对于那段时光,我最难忘的是母亲们给孩子们送伞的←情景。

我很少能在送伞人〩群里见到我母亲的身影,因为⿲大多时候,她会将我的伞托给其她伯娘或者是婶婶,让︴她们在替自家小孩送伞的时候顺便将伞捎给我。至于我母亲她自己,则会在家里给我烧热水。

母亲知道我≥喜欢淋雨◤,知道我会急着回家,知道∷我一定会冒雨跑回家,知道那些伯娘婶婶的送伞速度一定不会及得上我奔回家的速度,她知道我一定会湿淋淋地回家。所以母亲她总会选择在家迎接我。

母亲很了解我,可她却▓不知道,那时候的我其实更希望能在那条黑黑长长的巷子里遇着她,更希望她能像那些伯娘婶婶那样,怀里揣着我的伞,朝着我学校的方向走来。

那时候的我其实很不希望从其他同学的母亲手里接过我的伞,所以大部分时候,即便我拿到了自己的伞,仍是会冒雨跑回家。

跟那些会在下雨天顶着书包嘻嘻哈哈地往家跑的同学不同,他们是真心喜欢淋雨,Б而我Ⅸ,是没有逢到我心心念念的送伞人。

前些天的晚上,我照常跟李同学去学校操场上跑步,不料刚走到操场却下起了雨。

突如其来的雨让同样打算夜跑或正在跑步的同学们都有些猝不及防,反应过来之后都陆陆续续地奔到了操场边可以避雨的主席台处。

那是场暴雨,雨落到地面上瞬间就形成了水坑,之后掉下的雨落到水坑里,就打出一个个大大的水泡泡。

那场雨下了将近一个小时,没有间断,没有减小。期间有人打着伞从远处走来送伞或是接人,有人欢喜地迎上前去,有人缓缓离开主席台。原◎本一同站在主席台避雨的人有十几个,但最终剩下的人只有寥寥几个。

我跟约跑的李同学是在大约一个小Ⅷ时之后,趁着↖雨变小的时候跑离的主席台。回宿舍途中雨又变大了☼一回,所以我俩不得┝已停在路边一个超市门口继续等着雨停。

期间我给一舍友发了条短信让☞她给我带把伞,那舍友让我稍等,我却在转头见到雨又显得小了些的时候对那舍友说♂不用了。然后扭头对着约跑的同学笑:“我们继续跑回去吧。”

李同学也对我笑笑,然后向我伸出手。

想知道身边那些朋友对你的好是真的好?办法很简单,只需在大雨倾盆的时候给他们分别打个电话。

别对此嗤之以鼻,雨中的确是能见真情的。不信你试试。

希望想要试试的人不要只把那个试试当做一个整人的恶作剧,希望抱着真心去试试的人都能遇上真心愿意给你送伞≤的〖朋友。如果遇到那样的朋友,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好好珍惜身边的温暖,并知足于自己拥有的幸福。

你们都是幸运的孩子。

不像曾经的我。

曾经,如果能有不嫌麻▊烦愿意给我送伞的人,如果给我送伞的人恰好是我喜欢的人,我想,我或许不会喜欢上淋雨的感觉。◄

所以最后我想说,你要感恩那些不嫌麻烦愿意给你送伞Ф的人,但同时也要珍惜那些在大雨里拉着你全力奔跑的人。

因为那样的人,从前也是淋雨习惯了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