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个留美博士来追你,为了那片美丽的栀子花叶

发布时间:2019-12-26


  美国杜克大学的6号化学实验室内正举行η庆祝该院系的中国留学博士秦姝与男友联合署名在国际化学权威杂志《Chemica々l Communications》刊登了一篇名为《《苯基化合物和金属纳米管的制备、表征及其应用》的论文欢迎163nvren.com。

红酒、鲜花、赞誉之间,秦姝望向静静漆黑的窗外,她给男友郝一成发去微信:“因为有爱情,才有如今最好的自己。”放下手机,她想起多年前和如今判若两人的自己。

秦姝,1990年出生于上海,父母经营进出口贸易,资产丰足,优越的家庭条件让她养成了懒散、任性。2008年9月,她凭借一股聪明劲儿考入浙江大学的精细化工专业。新生报到的第一晚,辅导员请全班同学≈一起开迎新会,大家谈起对大学的憧憬,轮到秦姝,她却漫不经心地说:“我觉得大学就是好好享受快乐的最好年华!”同学们都惊诧她竟敢说出这“大逆不道”的理想,而辅导员也因此牢记住她的名字。

果然,从那天之后,秦姝在学校里真做到了“享受”:睡到自然醒、逃课、看电影、追美剧……转眼一学期过完∞,她的各科成绩均为年级倒数第一。秦姝却一点不在意,她知道家里早为她安排好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然而,一个男孩却带给了她翻天覆地的变化。

秦姝吃完晚饭后看小说,同寝室苗维珊说:“我们去看英语听说大赛吧。”秦姝摇头。苗维珊却说☆:“今晚有我们院的大才子郝一成参赛,你不想去看?&rdquoⅣ;

对郝一成这名字,化学系甚至整个学校的学生,都非常熟悉。他不仅长得帅学习好,还是校学生会主席,更讲得一口流利英文,是“男神”级人物。

见秦姝犹豫,苗维珊劝道:“据说每个看到郝一成进行英语演讲的女生都会深深爱上他。”秦╞姝笑道:“我就随︹︺︻你去看看这男神到底有多神!”

那晚,郝一成演讲的题目是《why mothers cry》,他的英语口语流利纯正,演说极富激情,虽只穿了一╝件白衬衫,然而那风采深深印入秦姝心中。

第二天,秦姝打听到:郝一成,1987年出生于江苏省宿迁市一个县城人家,父母都是下岗职工。2005年他考入浙大化学系,大一下学期,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校学生会主席;大二又在《学报》上发表了名为《论有机化合物的转换关系》,成为化学系建系以来在学报上发表论文最年轻的学生……秦姝觉得郝一成就像简装书,∏看似平凡,读起来却是一页页的精彩。

郝一成的成熟、才华和帅气,像磁铁深深将秦姝吸引,可她就是想不到合适的办法表白。

终于,在西五楼门前,秦姝鼓起勇气追上前面那个俊朗的身影,“我叫秦姝。”原以为郝一成并不认识自己,秦姝还打算继续多介绍几句欢迎163nvren.com。

没想到,郝一成似乎对她名字并不陌生,“哦,是你啊。&░rdquo;秦姝内心窃喜:“你认识我吗?”郝一成笑了:“你那么懒,我能不知道你吗?”秦姝顿时尴尬万分,站在原地,将表白的话也生生咽了回去。郝一成笑着说:“好好学习吧,不然以后会后悔的!”说完便走了。

推荐阅读:望子成龙之殇,“别人家的孩子”是如何被毁掉的?

第一次表白遇阻,秦姝却不愿意放弃。一个多月后,她又在图书馆的影像室找到了郝一成。这一次,她请求郝一成帮她补习英语口语,郝一成犹豫着答应了,并约她每天早上6点半到青年园朗读英语。

为了给男神好印象,秦姝定了几个闹钟,逼迫自己每早六点半准时赶到青年园朗读英语。然而,坚持了一周,秦姝便坚持不下去了,一天早上,睡过头的她8点才赶到青年园,早已读完英语的郝一成,面对头发凌乱一脸睡意的秦姝狠狠说道:“你是我见过最懒的女生!以后不要跟着我学↔英语了!”

郝一成的话,让秦姝非常不服气,越发赌狠发誓要追到他。一改懒惰的秦姝果然一次性通过了大学英语四级考试。得知这个消息,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告诉郝一成。

初夏的南华园,小荷初露,秦姝说:“我喜欢你,我可以做你女朋友吗?”郝一成说:“你很聪明,只要你肯做,没有做不好的。不л过,我们是没可能的。还有一个月,我就要去美国杜克≒大学读研究生了。”这々句话,好似冰冷的一盆水,浇在了秦姝激情燃烧的心头。

秦姝却不愿放弃,她倔强地抬起头说:“你去美国Е了也不怕,只要你喜欢我,我们还是可以相爱啊!”郝一成摇了摇头说:“可我不喜欢你。对不起。&rdquo〤;

“为什么?我不好吗?”秦姝继续追问。

&ldq▓uo;因为你身上有我最讨❤☜厌的东西——懒惰。”郝一成不客气地答TOq。

见秦姝哭了,郝一成摘下一片栀子花叶子,递╬◀给秦姝说:&ldqзuo;用8克的氢氧化钠和6克的碳酸钾,能将它制成叶脉书签,算我送你的离别礼物吧。没有什么是不能忘记的,很快你也会忘记我,不要犯傻。”秦姝默默将那片树叶收下,小心夹到了书本里。

郝一成办理好毕业手续,然后和╯╰其他院系的保送生们一起踏上了飞往异国的航班。遥望着蔚蓝的天空,秦姝在心里说:“我一定会追上你的步伐,我会真实守护你——星星男神。&am↑p;rdquo;

郝一成这次去杜克大学是硕博连读,在美国至少要呆五年的时间。

认真考虑了很久,秦姝认为只有如郝一成一样,被保送到美国杜克大学和他读一样的专业,才有可能再次接近郝一成。

可是,化学系的这个保送名额只会给四年平均考试分数最高的那个学生。想到要在⿶人才济济的浙大化学系,争得成绩第一,秦姝不由觉得压力如山一样沉重。

那个晚上,心情低落的秦姝,又打开电脑,打开了郝一成在各类演讲比赛上的精彩表现,那帅气的身影,那沉稳的举止,让秦姝终于更加坚定了决心,她给郝一成的微信留言道:&ldquoí;我没有将你给我的那枚叶子做成叶脉书签,我将它泡进了10%的福尔马林溶液。两年后,我要在杜克大学,亲手将那片树叶交给你。”

此后,秦姝变成了一个上满♨发条的机器,除了吃饭睡觉,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因她天资聪颖,大三上学期期末考试,她在全院系学生中排名第一!为了能顺利得到保送留学的机会,秦姝更通过了英语八级考试。

经过院系各科老师的综合评定,成绩优异的秦姝,毫无争议地被浙江大学化学系保送到美国杜克大学高分子化学系攻读硕士和博士★。而此时,郝一成已经是高分子化学方向的博士一年级学生。

7月的杜克大学,绿草如茵,雨丝阵阵。在校园的一家咖啡厅内,秦姝终于等到了郝|︴()〔〕一成。三年未见,郝一成变得更加帅气俊朗,而秦姝褪掉了曾经的∮稚气,多了几分睿智和优雅。

看到曾经&ldqβuo;最懒小师妹”居然以保送生的身份来到了美国,郝一成的心中除了惊讶更有敬佩:“你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女生1+6+3+女+人+网。你是怎么做到的?”秦姝眨了眨大眼睛,ψ&lⅢdquo;因为你曾经深深刺激我啊,你说我是你见过最懒的女孩,我不服气啊!”想起当年的话,郝一成一阵脸红。&l∏dquo;如果你知道去哪,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秦姝眼睛分外明亮。

再次重逢,秦姝却再也不提感情。曾▽经被拒绝过两次,如今她再也不敢贸然了。她只是默默做郝一成身旁的小师妹,两个人经常一起讨论学习。

一天,秦姝找到郝一成说:“我有五个实验,怎么都做不出正确的结果。两周后,╭╮教授要。你能帮我吗?我可以当你的助手。”

郝一成打开┓秦姝的笔记本看了一下实验清单,这五个实验并不复杂,他不由责怪起秦姝:“这么简单的实验,你都做不出来。我看你还要更勤奋!”秦姝笑着说:“是!师兄!”

此后,秦姝和郝一成成了实验室里呆的时间最长的人。做实验饿了,秦姝便用实验室的面包机烤吐司给郝一成吃;累了,秦姝又精灵古怪地讲各种冷笑话让郝一成笑得捧腹;夜深了,两人走出实验室≤,郝一成送秦姝回寝室,分别时说:“早点睡。”那眼神里透出了前所未有的关怀与爱惜,秦姝心中一喜,她清楚自己在郝一成心中终于有了分量。

两周时间转瞬即逝,五个实验也都顺利得到了标准结果。那天下午,阳光明媚,郝一成和秦姝静静坐在实验室的台桌前,前面放着五只试管,分别盛着五个实验得出的产物。

秦姝说:“FeSO4、O-▐CI-O、双L-C9H11NO2、O2、WO3。”说着,她将这五个化学式写在了面前的纸上,轻轻望向∝郝一成说:“你看懂了吗?”郝一成有些不解。秦姝一边将这5个化学式的首字母圈了出来一边╠╡说:“它们代表了这么多年来我的心。”@郝一成看到,红笔圈住了:“F、O、LL、O、W1 6 3 女 人 网。”

“follow?跟随……”郝一成喃喃念道。

“follow you。自从在露天电影场,第一次遇到你演┚说《why mothers cry》,我便再也不能忘记你。可是,你却因为我的懒散不能接受我。于是,我发誓要靠近你,跟上你的节奏。我想那时,你一定会爱上我。我跟随你,一路往高处飞,从中国飞到美国,落在你的近旁,希望你有朝一日能爱上我。”阳光洒满秦姝的脸颊和发丝,五只试管也散出璀璨۩๑的光彩,将她的眼睛映成了水晶。

此时,秦姝又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有一枚翠绿的栀子花叶,她说:“你让我将它做成叶脉书签,我却让它永远保持新绿。你说,什么都会随着时间而流逝,我却想说,只要用心,有的东西永远如初⊿。”

那片绿,让郝一成眼睛湿了。良久,他在那写着follow的纸上,又加上了一个“me”。他牵起秦姝的手,动情地说:“以前,是你追随我。以后,我想说的是:跟我走。”秦姝第一次真实地靠在了郝一成坚实的肩头,追随了五年的幸福,让人快乐得想落泪。秦姝问:“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郝一成答道:“当你真实拿着录取通知书和我在杜克大学咖啡厅见面时,我就被你征服了,你太了不起了。&rΓdquo;

在2人相恋四周年纪念日这一天,秦姝将那张写着五个化学方程式和“follow me”的表白♂照片,传到了浙大校园网上,很快,这别致的表白,便得到了极高的点评,校友赞誉:&ldqu○o;这才︴是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爱情啊!”“化学系女神追到化学系男神,真真是最匹配的爱情!”……面对这些,秦姝回复道:&l◘dquo;如果你知道去哪,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郝一成,就是我的方向。”